Toffee's

hey there, it's Toffee's.

[翻译] Apparitions - Chapter 1 (Jon/Sansa)

Written by th3craft3r on AO3

Relationship: (GoT) Jon/Sansa

先翻一章,周末有时间会再翻的。为了打字方便将人名都翻中文了,希望别见怪,我其实也是不大喜欢名字中翻的,只是懒XD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"这他X的是怎麽一回事...?"布兰松开原本贴着鱼梁木的手,大口喘着气,满脸不可置信。然而神木林却是一片静谧,好似什麽也没发生──梅拉也在他进入心树的视野之时到附近晃晃了。

一声劈啪轻响,树枝断裂的声音。布兰扭头,试图寻觅声音来源,却只看见折返的梅拉。"结束你的异象之旅了,我猜?"梅拉问。布兰点头道,"能麻烦你背我回去吗?"梅拉叹了口气,弯下身来,"我早说应该带你的雪橇来的。"布兰攀上她的後背,玩笑问道,"然後呢?会错失被我紧紧抓着的大好机会哦。""你又不轻。"梅拉托着背後的布兰起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临冬城某个高塔内,艾莉亚一面细心地擦拭她的缝衣针,一面俯瞰下方的院子。尽管她的名单上所有仇人都已死去,她还是持续练习以免退步,确保她的出击仍能和她磨亮的缝衣针一样致命。练习过後,艾莉亚实在无法忽视抗议许久饥肠辘辘的肚子,返回城堡。然而现在城堡里或许没有什麽人,她思忖着──她的姐姐或许还在倾听百姓的请[隔开]愿,琼恩则是打猎去了──因此她决定去找布兰。

艾莉亚信步走下高塔。但当她一步步走下楼梯时,她注意到有人一直跟着她──她陡然转身,却什麽人也没发现。艾莉亚眯起眼睛,继续行进,手却悄悄攀上缝衣针的剑柄。直到她走出高塔才注意到十步之外有个小男孩,一头红褐色的头发,躲在树後偷偷看着她。一接触到艾莉亚的视线,小男孩立刻躲了起来。

"出来!"艾莉亚命令道,"不要逼我过去拽你出来!"小男孩这才缓缓从术後走出来,跑向她。

"艾莉亚阿姨!"小男孩一把抱住艾莉亚。

"啥?"艾莉亚吃惊地问道,"你搞错人了吧孩子──我没有外甥。"她轻轻把小男孩推开。

"你有,"小男孩对她嘻嘻一笑,"或者该说,你会有的。"他解释道。

艾莉亚扬起眉毛。"我的老天,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──这太荒谬了。"艾莉亚说罢就走。但当她回到城堡时发现小男孩还是跟着她──她不禁恼怒起来。"听着小鬼,不要再跟踪我了!否则你会後悔的。"她斥道,却忽然惊讶地发现,这个孩子的眉眼口鼻和罗伯很是相像──想起罗伯,她便不忍继续苛责孩子。小男孩抬起头看她,一双湛蓝的眼中满是倔强。"好吧,"她松口道,"你想要吃的吗?"她问。"我可以给你食物,但别再来烦我了。"

小男孩笑了。"好。那妈妈在哪儿?"

"我怎麽知道?"艾莉亚烦躁地回道,领着小男孩进了厨房。"你妈妈又是谁?"

小男孩一脸不解。"还会有谁?"他理直气壮地说,"当然是珊莎啦。"

"你说什麽?"艾莉亚紧急刹车,回过身来问道。

"我是艾德里克(Edric),珊莎·史塔克和琼恩·雪诺之子呀。"这番话让艾莉亚忍不住迸出笑声。这根本是几千几万个世纪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──琼恩跟珊莎甚至连在同一个房间和平待着都做不到。

小男孩艾德里克却一脸受伤。"你不相信我。"

"当然不信!"艾莉亚道,"这根本是天方夜谭──不要再恶作剧了,快走开!"

艾德里克哭了起来。一股罪恶感从心底升起,但艾莉亚却不知道该怎麽做。"好啦,别哭啦,"她说道,甚至伸出手来打算安抚他──然而小男孩却变本加厉,嚎啕大哭着"我要找妈妈!"

"她不是你妈妈,好吗?"艾莉亚的斥责让艾德里克哭得更伤心了。"你乱说!"

"喂小鬼,你再这样我真的要发火了!去找你真正的妈妈──"艾莉亚一面说着,一面瞥见了哪里不对劲,"──天杀的!你的手怎麽了?"她抓起小男孩的手,不可置信地质问。小男孩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个洞,彷佛掌心消失了似的完全透明。

"每一次有人否认我的存在,一部分的我就会消失的。"艾德里克的大哭转为轻声啜泣。他吸着鼻子,"我来这里就是想知道未来真的有我的存在。"

太多的疑问让艾莉亚心绪大乱。"到底发生什麽事了?"她心里想着。"我得去找布兰。"她说着便匆忙离开,留下艾德里克一个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艾莉亚冲进饭厅之时布兰和梅拉正在享用午餐。"总算找到你了!"艾莉亚远远地就喊道,"布兰,我们得谈谈。"她一面喊着一面走向餐桌,并不忘谢谢梅拉递来的面包。

"谈些什麽?"布兰停下送到嘴边的一匙浓汤问道。

"一些奇怪的事──"原本正在咀嚼鹿肉的梅拉闻言嘎然而止,奇异地看着这对姊弟。她赫然发现她即将嫁进一个满是怪人的家族──比方说,她的未婚夫是三眼乌鸦,一个绿先知;她眼前未婚夫的姊姊是个说变脸就变脸的刺客。这两个人的表哥还会骑龙呢!至於珊莎──她不确定她是否也这麽奇怪,但她冰冷的眼神足以让任何领主大人退缩。

"奇怪的事?"布兰问道,"比如?"一面举起毛大衣的袖子擦拭嘴角。

"比如琼恩和珊莎有了小孩。够诡异的吧。"艾莉亚啃着面包。清脆的匡当一声,梅拉手中的汤匙落在地上。一瞬间整个饭厅都静默了。

"艾莉亚!"好一会儿布兰才喊出声。"你在说什麽──"但在得到艾莉亚的回答之前,他就发现了答案,就站在饭厅的门口。"噢..."他的声音拉得细长而小声,艾莉亚也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,看见艾德里克走进饭厅。"这不可能..."他喃喃自语着。

一旁的梅拉则是呆若木鸡,理解不能地看着这对手足睁大双眼,愣愣地瞪着空气。

评论(14)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