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's

hey there, it's Toffee's.

[翻译] Apparitions - Chapter 2 (Jon/Sansa)

Written by th3craft3r on AO3

Relationship: (GoT) Jon/Sansa

总算又赶了一个章节^w^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城堡内的日光间。艾莉亚坐不住似的来回走动,布兰则是沉默地盯着坐在他面前的小男孩。梅拉叫珊莎去了,只留下这对手足在偌大的房间内──比起待在气氛紧绷得彷佛一触即发的日光间,这工作简直教人放松。

"孩子,再说一次你怎麽到这儿来的?"布兰谨慎地问着他的"外甥"。

艾德里克笑着说──灿烂得让艾莉亚几乎想掐死他──"布兰舅舅,这题应该你来回答才对呀,你才是真正能够穿越时空的那个人。我只是偷偷搭上了顺风车。"

"喂小子,注意你的语气!否则我会继续说你不存在直到你只剩下一颗眼珠子为止。"艾莉亚喝斥。

"艾莉亚,"布兰责备道,"别这样跟我们的外甥说话。"

艾莉亚双手抱胸,一脸不悦。"是他没礼貌在先的。珊莎压根儿不会这样教孩子。"她回嘴道,"我是说如果未来她真的有这麽个孩子──而且这个'如果'的机率还超低。"她对艾德里克眯了眯眼睛。"你爸妈甚至都不太跟对方说话的。"

"大家都说我比较像爸爸,"艾德里克有些难过地说道,撇过头去看向外边,"如果我真的存在的话。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地开了,珊莎大步走进房间。她身着一袭深蓝色长裙,胸前别致地绣上了徒利和史塔克家的家徽──鳟鱼与冰原狼。"好了,梅拉说你们有重要的事找我。怎麽回事?"她褪下大衣问道。布兰闻言却是半声不吭,她只好疑惑地看向艾莉亚。

"妈妈!"艾德里克开心地喊母亲,然而珊莎却毫无反应──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。

艾莉亚瞥了小男孩一眼,"行了吧,你总算见到她了。"

珊莎不解地挑眉问道,"你在和谁说话?"

艾莉亚深吸一口气。"你儿子一直一直在烦我!"

"艾莉亚,你在说什麽──什麽儿子?"史塔克家的长姊走向她的妹妹,益发困惑了。

"嗯...窝在那边的小子,"艾莉亚指着艾德里克,"他口口声声说他是你儿子。"一旁的艾德里克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委屈样,"她看不到我..."

"一点也不好玩,艾莉亚!"珊莎看着艾莉亚手指延伸的方向却什麽也没看见,语带责备,"你们打断我的工作就为了个恶作剧?"

"我没在开玩笑!"艾莉亚急道,"你儿子真的站在那里!"她用力指着艾德里克。後者已经哭了出来──上一次不知道,但这回千真万确的是真的在哭。

"我才没有什麽儿子!"听见珊莎的驳斥,艾德里克哭得更是伤心。

"哦别...他的手指!"艾莉亚担忧地转头看向布兰。"这小子说他会消失是真的!"

"你们两个到底哪根筋不对劲了?"珊莎质问道,"别再开这种荒谬的玩笑了!"话音方落,艾德里克的另一根手指也渐渐消失了。

"嘘──"艾莉亚见状,立刻伸出手指挡住她姊姊的嘴,对着小男孩命令道,"把你的耳朵捂上。"

"可是我的手都快不见了。"小男孩委屈地挥了挥他那没有手掌和两根手指的手。艾莉亚只得叹气。"那你想个办法摀住就是了。"

"听着,我不知道为什麽你看不到他,"她眼角馀光瞥见小男孩噘着嘴,"但布兰跟我可以。最重要的是,每一次只要他的存在不被认可,一部分的他就会消失的。"

珊莎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们。"那麻烦谁能告诉我,这个孩子的爸爸是?"她勉强一笑。不管现在到底是个什麽情形,愈早解决愈好。

"琼恩。"布兰高声说,打破了他到目前为止的沉默。珊莎脸色一白。

"可不是,我还是手握七大王国的女王呢。"好一会儿她才恢复镇定,戏谑地回道。

"是真的,"布兰正色道。"这都是我的错,珊莎。我今天早上透过心树进入了一个可能发生的未来──不小心把他给带回来了。"

"连你也来这套吗,布兰?"珊莎重重叹了口气。但在她再度开口之前,门再次开了──这回是琼恩,踩着他沾染泥泞的靴子。珊莎见了不禁微微气恼。

"梅拉说有件事不大对劲,"琼恩一面褪下毛皮大衣并解开腰间系着剑的腰带,一面问着,"所以是怎麽回事?"珊莎的眼神飘向它处,不愿看他──然而浅浅的红晕浮上她的脸颊。布兰和艾莉亚则是面面相觑。

艾德里克看着相顾无言的几人决定主动出击。他直直地走向艾莉亚。经过他母亲的那瞬间,珊莎轻轻惊呼一声,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擦身而过。

"艾莉亚阿姨,布兰舅舅,能麻烦你们离开一下吗?把他们俩锁在这里。"他悄声说道。布兰和艾莉亚再次互看了一眼,後者清了清喉咙。"好啦,我先送布兰回他房间。"她说,"你们两个就先待在这里吧。"

"不不,让我来吧。"琼恩立马自愿,急切地想避免和珊莎独处。

"我来就好。"艾莉亚坚决地说道,"你们两个就好好待着,"她在珊莎尚未来得及抗议前打断了她,"刚刚的事我们还没谈完呢。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艾莉亚推着布兰离开日光间後随即锁上了房门。好在这间房间有门栓──因为他们很快就听见琼恩试图开门的声音。

"看在老天的份上,别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行不行!"琼恩喊道。门内的两人开始吵了起来,艾莉亚和布兰连忙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。

"你可以从窗户跳出去呀?"珊莎小声说道,琼恩白了她一眼。

在黑城堡重逢之後,他们本以为一切能够重新来过,将幼年时的不愉快一笔勾销。但随着丹妮莉丝加入战局後,他们之间的关系又紧绷起来──琼恩向丹妮莉丝称臣以交换一切能够抵御异鬼的资源;然而他轻易献上北境原本持有的独立令珊莎感到气恼。她心里的一部份是理解琼恩的,但同时有一部分的她却总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对他生气。

至於琼恩,他虽然从来没想讨厌珊莎,但他就是无法亲近她。他也曾试图和她聊个几句,最後两人却总是意见相左,以不合收场。於是他放弃了,决定以礼相待就好。

"所以他们说的是什麽事?"琼恩冷淡地而不失礼节地问道。

珊莎艰难地咽了口口水。"嗯...他们就是跟我们开开玩笑罢了我猜..."就在此时珊莎感到有只手捉住了她的手腕。她惊呼一声,一个重心不稳,差点没跌进琼恩怀里。

"你是怎麽了?"

"啊,没什麽,"珊莎感觉自己简直羞得无地自容──在他面前这麽丢脸──但她马上又感觉到了那只手。

她吓得往後一跳,抓住琼恩的臂膀。"老天...到底是什麽东西?"她瑟缩在他身後,把琼恩当作盾牌似的。

"珊莎,你到底碰到什麽了?"琼恩微微恼怒地问道。

"有个人刚刚碰了我一下!"珊莎害怕地叫道。忽然间,他们看见好端端的一张椅子翻倒在地上。

"七层地狱啊!"琼恩咒骂着,伸手欲拿方才解下的剑。珊莎连忙捉紧他的手臂。"等等,"她迟疑道,"他们说的有可能是真的..."

"真的?"琼恩不解。珊莎双颊咻一下地红了。

"到底是什麽事情?"琼恩见珊莎默不作声,再次问道,"刚刚那个碰到你的又是什麽?"

"嗯...大概是我们的儿子,"珊莎简直无法想像这样的话竟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,"如果...你相信布兰和艾莉亚的话。"她急急忙忙地加上背书。

琼恩的表情像是被狠狠揍了一拳。

房间外头,耳朵仍紧贴大门不放的布兰和艾莉亚相视一笑,何其灿烂。"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。"布兰笑道。

梅拉见状不住摇头,深深叹了口气。无语问苍天。

评论(16)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