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's

hey there, it's Toffee's.

[翻译] Apparitions - Chapter 5 (Jon/Sansa)

Written by th3craft3r on AO3

Relationship: (GoT) Jon/Sansa

真心好奇囧傻二人组怎生出个鬼灵精儿子的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"我警告你们,这主意烂透了。"琼恩抗议。他抓着後脑勺,站在女爵主卧门口做最後的挣扎。

艾莉亚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。"怎麽?怕你不小心爱上睡在这儿?"她嘲笑着,"如果你看得见艾德的话,就不会这麽多虑了。"

至於艾德里克,这个小家伙对於他老爸的抗议十分不满地噘着嘴。他板着小脸的模样让艾莉亚想起了小时候,珊莎发现柠檬蛋糕被吃得一个不剩时的表情。小男孩走向床边,举起茶几上的烛台又重重搁下。"太好了,你儿子在同你闹别扭啦。"艾莉亚告诉琼恩。

"什麽声音?"正在更衣的珊莎从主卧另一头的隔间喊道。

"艾德在摔东西。"艾莉亚答道,立刻导向珊莎的另一个问题。"怎麽了?"珊莎问。

"因为琼恩没胆。"

"我也觉得这样安排没什麽问题,"站在琼恩身旁的梅拉向房内觑了一眼,"拜托,不过是睡在同一张床上──而且中间还会卡着一个艾德。"琼恩另一侧的布兰也劝道。

珊莎换上睡袍走了出来,铁青着一张脸显然非常不悦。视线一接触到珊莎冷冰冰的神情,琼恩立刻又再度提议,"我真的睡地板就行了。"说时迟那时快,珊莎桌上的一本书宛如发射的炮弹飞了起来。

"反正先进来就是了。"珊莎头痛地看着落在地板上的书。

"看来你们俩之中,你会是受(注)──扭扭捏捏的。"梅拉的如珠妙语惹来艾莉亚一阵大笑;布兰则是点头如捣蒜。(注:梅拉原文是"你们俩之中你会是那个女孩儿" 应是指琼恩扭扭捏捏反倒是珊莎较为乾脆利索,我想这儿应该可以翻成琼恩受珊莎攻?! 23333)

"说真的,如果我们俩之间真有点关系的话事情反而简单一些。"琼恩叹道,但还是乖乖地踏入珊莎卧室,闭口不再抗议。至少他们两人在缄默不语这件事上取得了难得的共识。

"看来是一切就绪了,"布兰道,"那麽我们走啦。"

"我也要走了。"艾莉亚附议。珊莎连忙喊住她,"等会,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忙!"

艾莉亚扬眉。"他人在哪里?"珊莎询问,一面扫视整个房间。

"他坐在床上。"艾莉亚答。珊莎爬上她那张宽敞的大床,钻进棉被里,"艾德,过来这儿。"珊莎拍了拍身旁的空位。艾莉亚微笑看着小男孩快快乐乐地爬向母亲,却赫然发现琼恩扭曲的表情──和此情此景毫不搭嘎。

珊莎感到身侧的空位受重力下沉了些,接着一股暖意环抱腰际。

看见她的小外甥眼巴巴地看着父亲,所以她走向琼恩,掌心重重地拍上他的肩头。"你还愣着做什麽?"她问道,"需要我把你也塞进去吗?"

琼恩只好百般不情愿地脱掉大衣靴子爬上床。他小心翼翼地和珊莎保持一段安全距离,同时轻手轻脚地生怕压扁他们的儿子。

"好啦,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,"艾莉亚宣布,"我该走啦。"她急忙溜出房间。"还有不要杀了对方,老天保佑。"她关门後轻声道。

沉默垄罩了偌大的卧房。琼恩不太安稳地动了动,双手枕在脑後,直直盯着天花板。大床另一侧的珊莎紧紧闭着眼睛试图入睡,却很难不去注意睡在她身旁的小幽灵辗转不寐,试图找个舒服的姿势入眠。

静默良久後,琼恩瞥了珊莎一眼。"你觉得他睡着了吗?"他忽然开口问。

珊莎仍是紧闭着双眼,"我怎麽知道。我们又看不见他。"

天晓得两人之间,艾德里克正听着他们的谈话窃窃笑着。

"所以...我们还真的完全相信了,嗯?"琼恩继续看着他的天花板。

"今天已经够累了,琼恩。我先睡了。"珊莎轻声回答,往被窝里又钻了钻,直到颈子以降完全被绒被覆盖。

"我等会大概就回房间去了。"琼恩提议,但珊莎没有答腔;倒是某个人倏地猛推了琼恩一下,他猝不及防地滚了两圈跌下床。

"我想这大概是他的回答,"珊莎笑道,"你怎不至少等他到睡着呢?"

琼恩狼狈地爬回被窝。"我明白了儿子,我会好好待着的。"他哄道,暗自希望隐形的小男孩别再把他给撞下床──确实没有,但他感觉到有股力道抓着他的左臂,缓缓地拖动着,最後将他的手搁在珊莎腰间。

"呃,你这是?"珊莎一惊。

"不是我。"琼恩赶忙收手,但他的隐形儿子却不让他这麽做,又将他拉了回来。他用力地叹了口气。

"算了。"珊莎道,"反正碰到对方又不会死。"接着她再次阖上眼睛。正当她试图培养情绪入眠时,有个人拉过她的右手放在琼恩手臂上。她也深深叹了口气。"这个小恶魔!"她在心里尖叫。一切都诡异极了──他们俩个看上去正抱着彼此,中间空出一小块留给他们看不见的儿子。

"接下来几天你会好好待在城堡里头吧。"琼恩道。珊莎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睛,"我又不是你的囚犯,"她抗议,"而且我还是这个城堡的女主人。"

"我才不管你是城主还是什麽名号响当当的女王!我关心的是你的安危。"琼恩似乎不容商量地回道。

珊莎小小地抱怨一声。"我还真怀念你不怎麽关心我的老日子。"

"你想表达什麽?我一直都很关心呀。"琼恩为自己辩护道,"我关心城堡里所有人的安全。"他看向她。

珊莎温和地报以微笑,回望着他──直到她忽然意识到他们深深注视着彼此好一会了。"晚安,琼恩。"她别开眼。

"晚安珊莎。"琼恩阖眼回道。

他们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俩之间,艾德里克嘴边扬起了一弯大大的笑容──他的拇指渐渐的又出现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艾莉亚在狼时(注)这样全临冬城都已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听见敲门声时,敏锐的剑客立刻抓起一旁的缝衣针,隼一般的扫视漆黑的夜。(注: hour of wolf 狼时在冰与火之歌里指得是天色最黑最深的一段时间。)

"艾莉亚阿姨..."门口传来小男孩的呼喊,紧接着又是一阵叩门。艾莉亚用力地揉了揉眼睛,赶跑睡意,这才在黑夜中一阵摸索,找出打火石点起油灯。"老天爷啊..." 她一面走去应门一面咒骂着。

"你要干啥?"她没好气地开门问道。

艾德里克开心得笑着。"你瞧!"他炫耀似地亮出他的拇指。

"你大半夜的把我挖起床就为了让我看你的拇指?"艾莉亚怒问。她的眉头深锁,一副想要扼死他的模样。

"它长回来了!"艾德里克兴奋之情溢於言表,开心地跳上跳下。艾莉亚费了一小段时间才明白过来,"真的诶...怎麽做到的?"

"我也不知道,"艾德里克回道,"不管怎样,我今晚可以睡在这里吗?"他问。不待艾莉亚回答,他便径自溜进了艾莉亚昏暗的房内。

"啥?你不是要和你爸妈睡一块吗?"艾莉亚看着外甥攀上她的床,眉头皱得都要贴在一起了。

"我快被他们挤扁啦。"小男孩钻进被窝里,"而且爸爸会打呼。"

"你爸妈知道你跑到这来了吗?"艾莉亚质问,一面走回她的床边。

"我想不知道吧,"艾德里克答道,"他们听起来都睡得很沉啦,我好不容易才钻出来的。他们抱得好紧。"

艾莉亚兴趣盎然地盯着他。"他们抱在一起?怎麽会?"

"我的功劳哦。"这是小男孩的回答。

 
评论(6)
热度(48)